从赤脚医生到健康中国

作者:   时间:2019-09-20 05:32

  1896年10月17日,英文报纸《字林西报》发表一篇题为《中国实情》的文章。文中说,“夫中国——东方病夫也,其麻木不仁久矣”。

  鸦片战争后中国昏睡百年,国民“其心渐弛,其气渐柔,其骨渐软,其力渐弱”,体质羸弱,精神低下,心理屈辱,被讥讽为“东亚病夫”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人民翻身做了主人,摘掉“病夫”帽子既是民族期盼,也是现实需要。当时全国人口超过5.4亿,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左右。卫生机构和卫生设施少之又少,天花、鼠疫、血吸虫病等地方病、传染病严重威胁着人民特别是广大农民的健康。

  “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!”“培养一大批‘农村也养得起’的医生,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。”1965年6月26日,毛泽东对时任卫生部部长钱信忠说。

  这个讲话,就是新中国医疗卫生史上著名的“六二六指示”,核心是把医疗卫生事业的重点放到农村去。

  医务工作者热烈响应,迅速组织了医疗队,去农村、林区、牧区进行巡回医疗。巡回医疗队每到一处,就要举办培训班,培养了大批半农半医的赤脚医生。

  上海川沙县江镇公社的培训班开课比较早,公社从21个生产大队挑选了28个人参加培训。1965年12月,21岁的王桂珍走进了培训班的大门。

  王桂珍是1975年上映的电影《春苗》中田春苗的原型。她没进过中学的门,简单的化学符号都搞不懂。面对这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学生,老师把书上讲的知识和病人的症状结合起来,理论联系实际,开展案例教学。比如大队里气管炎病人比较多,老师就把听诊器放在病人身上教学生们听诊,这种声音叫湿罗音,那种声音叫干罗音,学生们就听得懂记得牢。

  经过培训,学员们初步掌握了一些多发病、传染病的基本知识,可以治疗常见病,能为产妇接生。1966年3月,王桂珍等28名学员结业了,他们回到各自的生产大队,一边劳动,一边给人看病。

  刚开始老百姓也有疑虑,做一个医生要学好几年,这个黄毛丫头只学4个月能看病吗?有个病人牙齿痛,王桂珍要给他针灸,先给自己扎,病人也就不怕了。“我给他把针扎下去,他说真好,不痛了。病人的宣传比我们自己宣传更有力。”

  “一根银针、一把草药”,两脚泥巴,看病就在田间地头,这是赤脚医生的典型画像。为了降低医疗成本,赤脚医生普遍使用了中草药和针灸这类诊疗技术。王桂珍他们在村边一块坡地上种了一百多种中草药,村里还专门建了土药房。

  后来,上海《文汇报》报道了王桂珍的事。毛泽东看后批示了七个字:“赤脚医生就是好。”此后,全国赤脚医生逐步发展到100多万人。

  赤脚医生制度,是基于当时仍然落后的社会条件和农村实际做出的选择:通过一支广覆盖的医疗卫生队伍,医治处理农村的常见病、多发病,满足广大农民的初级医护需要。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经济体制改革从农村起步。旧有的农村合作医疗失去集体经济支撑,赤脚医生逐渐淡出舞台。1985年,卫生部决定停止使用赤脚医生的名称,规定所有农村卫生人员凡经过考试、考核已经达到医生水平的,成为乡村医生。

 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对健康和医疗保障的需求日益增加,医疗资源和经费出现严重短缺局面。中国医疗卫生事业亟须突围,走出一条新的全民健康之路,让人民群众看得上病、看得好病。

  2003年,我国开始试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。这一政府组织、引导、支持,农民自愿参加,个人、集体和政府多方筹资,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,让农民拥有了基本的医疗保障。再加上城镇居民医保和职工医保,我国初步建立起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。

  没有全民健康,就没有全面小康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党中央对健康中国的勾勒和谋划,首要关注的是人民的健康。在这一大背景下,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逐步升级。为了不让农民“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”,各级财政提高了对新农合的人均补助标准。

  2014年,家住河南农村的王兴梅患上了一种疑难病。用尽家里的积蓄,前前后后花了30多万元,到2014年11月,王兴梅报销的医药费已超过新农合20万元的封顶线,这让她一度产生放弃治疗的想法。

  2015年1月1日,河南省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。像王兴梅这样的大病患者,医药费在基本医保报销后,自付部分超过了15000元,就可以二次报销,最高30万元。王兴梅能够继续治病了。